秦穆清

占tag至歉

    群里大换血啦,所以来宣一下群,群里的明世隐想要弈星,诸葛亮想要前辈,街霸韩信想要一堆李白,大小姐想要守约,德古拉太贪心想要一堆张良这个可以直接忽略掉不用理。
 
    然后后面是群里的自戏,希望大家过来玩ww

      欢迎加入王者语C,群聊号码:576694259

太喜欢茨球球了于是摸一张,第一张滤镜,第二张原图xx

太喜欢茨球了于是摸了一张

写给一个朋友文

山神

      在这深山中,有一棵巨大的松树。阳光懒洋洋的泄在树叶的缝隙中,照在一个侧卧在巨石上沉睡的少年的脸上。

      少年从梦境中醒来,他感受到渐渐温暖的日光,伸出双手挡了挡眼前的日光,而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长生揉了揉眼睛,他伸了伸懒腰,一只小蝶似与他戏耍,在他身旁欢快的飞了几圈,而后轻轻地落在他的鼻尖,轻扑着双翅。

     初春的风轻轻拂过松枝,树叶相互摩擦,发出沙沙沙的声音,入耳舒适且令人安心,鸟雀叽叽喳喳,吵个不停。预示着春的到来。

     长生刚刚醒来,头脑还有些混沌。长时间的睡眠让他醒来时感到些许不适,他睁开双眼,碧绿色的眸子还露出少许迷茫。他迷糊了一会,鼻尖的小蝶慢慢的转移了他的注意力。小蝶拍打了一小会翅膀,突然扑翎的飞开。长生吓了一跳,混混沌沌的感觉也被吓得烟消云散,他这会总算是清醒过来了。
春天到了。

     万物复苏。
     冬季被大雪尘封在土地里的种子开始苏醒,它们挣开了最后一层保护,舒展着嫩芽。大地上的冰雪开始消融,化作一道道细细的水流,缓缓的流入水面上还浮着几块冰的溪流。溪流中隐有小鱼在嬉戏,灵动多姿。刚解冻溪流寒气还未完全消散,化作一缕又一缕的白烟,缓缓的飘向天空。

     他还记得寒冬来临时,那万物枯荣的模样。耳边仿佛还停留着寒风的呼啸,冰雪化作一席雪白的,极厚的被子,将他裹住,他便任由着睡意将他带向梦乡,直至春风吹过,他才从梦中苏醒。

      长生抬头看了看天空,惧冷的鸟儿已经从遥远的南方在慢慢的飞回来,长生数了数,有大雁,野鸭.......长生还在慢慢数着鸟儿,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,把长生吓了一跳。乌黑的硝烟从爆炸处缓缓升起,巨大的爆炸声惊起一片鸟雀,噼里啪啦的朝四周逃散去。

     长生心里一惊,他连忙站起来,朝着爆炸源望去。

     风捎来了硝烟的气息,呼呼的风声似乎在叹息,长生闻了闻,风中似乎还夹杂着些许血腥味。似乎不太对劲,往常就算是有人来深山中开矿,也是极少数和动作极小,绝不会像今天这样,带着令人不安的气息,长生感到莫名的烦躁。深山中的人们敬畏着山神,外人就算是进山开矿,人们也会对其郑重警告,勿扰山神。

     长生是这座山的山神。他守着这座山的春秋四季,守着这座山的人。从种子萌芽到抽枝散叶,直至开花授果,鸟兽陪着他,风雨伴着他。人们敬畏着他,每当春祭祀之时,秋季丰收之际,山民总会在山脚为他奉上鲜花瓜果。告诉他新生婴儿的名字,祈求他的祝福,他总会引几只彩蝶绕着小婴儿,并在他们的额前轻轻落下一吻,以示来自大山的祝福。

     风中的血腥味越来越重,长生越来越不安。他一跃踏上风的尾巴,踩着细风,在来往的风流中穿梭,鸟雀随着他,扑朔着翅膀。长生愈发烦躁。

      入眼是血.......满地的血!往日一片安静祥和的小山村,如今已了无生机。人们倒在血泊之中,幼小的孩儿胸前尽是孔洞,孩子的嘴微微张着,手伸向一位倒在不远处的妇人的方向。四肢残骸遍地散落。人们脸上还流露着恐惧和不甘。长生颤抖着双手,轻轻抚上一个老人睁开的双眼,长风呼啸着,雨水冲刷着地面,长生捡起地上的一块手帕,手帕上染红了鲜血,几句日语绣在手帕的一角,上面还有绣着一家人,在畅言欢笑。长生沉默着,拿着手帕,踏着血红色的雨水,走进了深山中.......

       风依旧在哭着,雨依旧在下,不再是绵绵的细雨,雨变得狂躁,凶恶的拍击着山脚下的帐篷。

        “私は報告し,最近雨が急に降って,その日の行軍はどうか?”(报告,近日雨势骤大,是否连夜行军?)

     “先原計画”(依原计划。)

      “わが軍は山の山ほど、土石流に出会い、支援を要請 しています!”(我军在越山时遇到泥石流,请求支援!再次重复,请求支援!)

写的小东西

狐言
      柳苏皱着眉,他面前是一片残缺的稻田,只剩几根枯杆子,上面还有几只只蝗虫在啃噬,稻杆子在风中摇摇摆摆的,地上还有零零碎碎的稻叶。柳苏捡起几篇稻叶,地上还有蝗虫在四处爬行,跳跃。它们有着锋利的锯齿和有力的腿,跳起来时很容易把人割伤。柳苏小心翼翼的避开跳起来的蝗虫,草鞋踩在地上爬来爬去的蝗虫,发出吱吱呀呀的声。
       蝗灾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这不是毫无预警。
      风呼啸着,似一把锋利的匕首,刮过光秃秃的树杈。柳苏望了望远山,又望了望村庄的方向。他叹了口气,蹲坐了下来,拿起手中残碎的叶子细细打量。叶子上还有蝗虫啃噬的牙迹。远处传来寒鸦的嬉闹声,吱吱咋咋的格外闹人。柳苏感到无比的烦躁,他拾起两三块石子,站起身朝树上用力狠狠的掷去。
    嬉戏的寒鸦顿时怪叫的散开,霹雳哗啦的煽动着翅膀。
    它说对了,蝗灾来了,人们没有提前准备,没有多余的食粮,在这偏僻的小山村,遇到蝗灾无疑是一场巨大的灾难,人们除了弃村而逃,根本没有别的办法。
  而且,总有人抛弃不了自己的家乡。
  柳苏就是。
  他想着,生他养他的这座山啊,春天开着那漫山遍野的野花,缀在那山上,一簇一簇的,红的黄的,花的紫的。夏天夜晚那星星啊,跟那太阳下的河水似的,闪的不行,银灿灿的一条河。秋天那草丛里小虫吱吱,嘿!往草里一扑,忽的就停的。冬天大雪纷纷扰扰的下啊,吓得那野鸡只好躲窝里,等着来年的春天。
    他想,多好的一个家啊,我怎么舍得跑!我的祖先在这里生,在这里埋着,我的根也在这里,那我那也不去。
    他又想起了那只小狐狸,其实它也不小,它自己说,它已经有500岁,可柳苏不信,每次都喊它小狐狸小狐狸。
    谁家狐狸会说话啊?柳苏小时候和他娘说,差点没挨他娘揍。小柳苏觉得委屈,窝在狐狸躲着那大树的树洞的哇哇大哭。
     狐狸说,别哭了。
    人就是这样,有时候偏偏不信真话,反而渴望所谓符合现实的谎话,你还小,懂啥。
    小柳苏什么也不懂,他只会窝在树洞里哭,拿着狐狸尾巴擦鼻涕眼泪,狐狸也不生气,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。
    狐狸有一双湛蓝的眼睛,蓝的通透。柳苏觉得那眼睛好像藏着什么东西,是冬天的湖,还是那喜雀窝的卵,还是别的什么。
    直到那一天,狐狸突然疯了,它一边撕咬柳苏的裤腿,一边大声嚷着:蝗灾要来了!蝗灾要来了!
   柳苏吓到了,他连连后退,那狐狸还是紧追着他不放,嘶吼着,尖叫着喊着:蝗灾来了!蝗灾来了!柳苏不敢打它,只好仓皇逃窜。
    最后柳苏跑回了村子,狐狸也紧追着不放,最后狐狸被村里的猎狗咬死了。
   柳苏抱着狐狸的尸体,哭的鼻涕眼泪都是,混着血,滴滴答答的淌着。
    柳苏说,蝗灾要来了。
    村里人嗤之以鼻。你这小娃娃懂什么,这蝗虫都好几十年没见过扎堆的了,尽胡说八道。
    柳苏嚷着,喊着:蝗灾要来了!蝗灾要来了!村里的汉子给了他一巴掌,大姑娘小媳妇躲在草垛后说:柳家的孩子疯了!
     于是柳苏再也不说了。
     想到这,柳苏就鼻子一酸。
     现在这蝗虫铺天盖地的来了,人们走的走,跑得跑,没有谁想到柳苏,有的话也就吐口唾沫,这挨雷劈衰人,尽招些坏事!柳家父母沉默着,拉着牛车,带上为数不多的粮食,走了。
   现在就只剩他一个人,茫然的望着一片荒野,他突然明白狐狸眼中还有什么了,他大笑着,一头撞向了那棵树。
    他和他的狐狸,一起躺在了这片土地上了。

第一张板绘,30分钟摸个良良hhh

“我会在这里等着你,愿主让你凯旋归来。”

记脑洞

“ 那里的天好像一直都是阴沉的,连云彩也显得格外沉重,透不入一丝阳光。空气似乎是凝固,停滞的,沉闷得让人透不过气。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,狠狠地将人的喉咙扼住。”
       佩琪听到这,不由得惊异的摸了摸自己脖子,旁边的哥哥笑了笑,伸手安抚似的摸了摸她的头。他从繁复的礼包中翻出了几个华丽饰品,细仔细的挑选了会,选了个月牙蝴蝶结戴在佩琪的头上。
    “待会见到那位伯爵,不要惊慌,不要失了你的礼仪,你的优雅。”
    “伯爵喜欢与他人谈论起他过去的荣耀,他的爱人,不要反驳他。”
     “他是吸血鬼中德高望重的前辈,他对你的成人礼很重要,这关系到你未来的夫婿,要敬重他。”
    佩琪点了点头,手指绕着裙摆,似乎在想些什么,她理了理胸襟上的胸花,想了想还是纠结的问道:“我听说,那位伯爵的爱人是位人类。”
    “是的,人类。还是位红衣主教,当初,他是我们最大的阻碍之一。”
    “伯爵当时还位圣殿骑士,后来因为那位红衣主教,堕落了。那是距离现在的500年前。”

七夕
   “迢迢牵牛星,皎皎河汉女。”翠珠绞着手中的丝巾,一边嘟嘟念着,一边蹲在渡头看着来往的游船。
   江南的水清,清到游船划过,只留下几划涟漪,缀在船尾,而后又嬉笑的散去。远处的青山高拔,有淡淡的云雾环绕,披上了一层浅青色的薄纱。有如水墨泼染,点划勾勒,染出云与雾交织,拢住了这个江南水乡。
  翠珠依旧蹲在渡头旁的石头上,她呆呆的的望着水边嬉戏的水鸟,随后便伸出双手,舀起了一小洼水。水中有个小小人儿的脸。她笑,她也笑;她愁着眉,她也跟着愁着眉。她伸手往前将手轻轻一放,那个小人儿便如同船尾的涟漪,消散不见了。
    翠珠的裙尾被水浪打湿,水浪似有意,偷偷的染上裙的绿,而后便捂着脸,也不道声谢,就急匆匆的溜去。翠珠的披帛垂进了水中,似一小碟染料,与那涟漪交织着,染绿了一片山水 。

一个小甜饼,心情不好写写放松一下。瘫/

张良最近失眠了。
    又是入夜,窗外雨淅淅沥沥,这种天气本应更能让人心神宁定,可偏偏这会儿雨声在张良耳中便成了聒噪牢骚,挥之不去,令人烦躁不以。

  年轻的学者也曾翻阅过书卷,书中罗列的各式方法他也曾尝试,可惜效果不佳。从常规的数羊到那奇思妙想的捏着鼻子低头转圈的把戏,无一例外,都对他无效。

  这几天自己精神不佳,顶着俩黑眼圈。张良一向对外表没有太多关注,这种事他一般也懒得管。比如他那头奶白色的卷毛,平时若是杂乱不以,也就刘邦或是虞姬见着了,会一边唠唠叨叨的,一边拿梳子给他理好。

   虞姬随了楚霸王,也就偶尔回来看看他。带些女孩子家认为重要的小东西给他,上次还捎了俩双袜子,一对玲珑骰子,还对他俏皮的眨眨眼睛,说什么可以送给心仪的姑娘。张良没当回事,就这么放在桌上,后来被刘邦见着了,结果被死皮赖脸的要了一个。

    于是张良又想起了他家小师妹,便拿起手机,盘腿坐在沙发上,发了条信息问了虞姬,要是她失眠,她会怎么做?

    过了会回复来了,虞姬说,看数学书。

    张良无奈回应:数学书,我只会越看越精神。

    手机那头的虞姬颇为苦恼的想了想,下意识的想问问项羽。回头却看见项羽切完苹果,正端过来,笑着喊她过去吃。

   虞姬顿时就知道怎么回答了,她回道:只要躺在心爱的人的怀里,就什么噩梦也没有了,一定能睡个好觉!

    张良紧皱着眉头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回复。不说心爱之人,他涉世未深,又缺少交际,碰到女孩子能答几个问题不把人家气跑就不错了。至今,算是能交谈甚欢的朋友也就刘邦和能相同理解的诸葛亮。去哪找所谓的心爱之人?

    他不由得叹了口气,又给了刘邦和诸葛亮发了同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 诸葛亮迟迟未回,刘邦倒是回的迅速,也没说方法,反倒是问他怎么了。

    张良倒是诚实答到:做噩梦了。

    刘邦:我一般都是出去跑十几圈,回来就困了,连梦都没精力做。不过子房你这体质......还是算了。

   刘邦:要不我陪你唠嗑,说不定聊着你就困了。

   刘邦:对了,你有没有问其他人,他们怎么说?

   张良看着几乎刷屏的消息,想了想,敲出了一行字。

   张良:虞姬叫我躺在心爱之人的怀里。

   刘邦:那你等等我。

   张良颇为不解的敲出一行字:大半夜的还下雨,你来我这做什么?

   等了许久也没见对方回应。倒是是诸葛亮回了句,看老夫子老师的讲课视频。

     张良:.......

     门把手吱呀一声的被扭开,张良还来不及回头,就被一双手从背后揽进了来人的怀里,他抬头看了上去,正好对上刘邦那双淡紫色眼睛,笑意盈盈,如同风中盛开的紫藤萝,摇曳多姿,又饱含深意。

     张良正想开口说些什么,却被刘邦一指抵在唇边。他俯下身子,在张良耳边轻轻说道:嘘,我是来给你治失眠的。

憋的一屈用嬴政总有人要我换,一上来就秒安琪拉诸葛亮我能说什么,我也很绝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