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穆清

一个小甜饼,心情不好写写放松一下。瘫/

张良最近失眠了。
    又是入夜,窗外雨淅淅沥沥,这种天气本应更能让人心神宁定,可偏偏这会儿雨声在张良耳中便成了聒噪牢骚,挥之不去,令人烦躁不以。

  年轻的学者也曾翻阅过书卷,书中罗列的各式方法他也曾尝试,可惜效果不佳。从常规的数羊到那奇思妙想的捏着鼻子低头转圈的把戏,无一例外,都对他无效。

  这几天自己精神不佳,顶着俩黑眼圈。张良一向对外表没有太多关注,这种事他一般也懒得管。比如他那头奶白色的卷毛,平时若是杂乱不以,也就刘邦或是虞姬见着了,会一边唠唠叨叨的,一边拿梳子给他理好。

   虞姬随了楚霸王,也就偶尔回来看看他。带些女孩子家认为重要的小东西给他,上次还捎了俩双袜子,一对玲珑骰子,还对他俏皮的眨眨眼睛,说什么可以送给心仪的姑娘。张良没当回事,就这么放在桌上,后来被刘邦见着了,结果被死皮赖脸的要了一个。

    于是张良又想起了他家小师妹,便拿起手机,盘腿坐在沙发上,发了条信息问了虞姬,要是她失眠,她会怎么做?

    过了会回复来了,虞姬说,看数学书。

    张良无奈回应:数学书,我只会越看越精神。

    手机那头的虞姬颇为苦恼的想了想,下意识的想问问项羽。回头却看见项羽切完苹果,正端过来,笑着喊她过去吃。

   虞姬顿时就知道怎么回答了,她回道:只要躺在心爱的人的怀里,就什么噩梦也没有了,一定能睡个好觉!

    张良紧皱着眉头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回复。不说心爱之人,他涉世未深,又缺少交际,碰到女孩子能答几个问题不把人家气跑就不错了。至今,算是能交谈甚欢的朋友也就刘邦和能相同理解的诸葛亮。去哪找所谓的心爱之人?

    他不由得叹了口气,又给了刘邦和诸葛亮发了同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 诸葛亮迟迟未回,刘邦倒是回的迅速,也没说方法,反倒是问他怎么了。

    张良倒是诚实答到:做噩梦了。

    刘邦:我一般都是出去跑十几圈,回来就困了,连梦都没精力做。不过子房你这体质......还是算了。

   刘邦:要不我陪你唠嗑,说不定聊着你就困了。

   刘邦:对了,你有没有问其他人,他们怎么说?

   张良看着几乎刷屏的消息,想了想,敲出了一行字。

   张良:虞姬叫我躺在心爱之人的怀里。

   刘邦:那你等等我。

   张良颇为不解的敲出一行字:大半夜的还下雨,你来我这做什么?

   等了许久也没见对方回应。倒是是诸葛亮回了句,看老夫子老师的讲课视频。

     张良:.......

     门把手吱呀一声的被扭开,张良还来不及回头,就被一双手从背后揽进了来人的怀里,他抬头看了上去,正好对上刘邦那双淡紫色眼睛,笑意盈盈,如同风中盛开的紫藤萝,摇曳多姿,又饱含深意。

     张良正想开口说些什么,却被刘邦一指抵在唇边。他俯下身子,在张良耳边轻轻说道:嘘,我是来给你治失眠的。

评论(2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