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穆清

七夕
   “迢迢牵牛星,皎皎河汉女。”翠珠绞着手中的丝巾,一边嘟嘟念着,一边蹲在渡头看着来往的游船。
   江南的水清,清到游船划过,只留下几划涟漪,缀在船尾,而后又嬉笑的散去。远处的青山高拔,有淡淡的云雾环绕,披上了一层浅青色的薄纱。有如水墨泼染,点划勾勒,染出云与雾交织,拢住了这个江南水乡。
  翠珠依旧蹲在渡头旁的石头上,她呆呆的的望着水边嬉戏的水鸟,随后便伸出双手,舀起了一小洼水。水中有个小小人儿的脸。她笑,她也笑;她愁着眉,她也跟着愁着眉。她伸手往前将手轻轻一放,那个小人儿便如同船尾的涟漪,消散不见了。
    翠珠的裙尾被水浪打湿,水浪似有意,偷偷的染上裙的绿,而后便捂着脸,也不道声谢,就急匆匆的溜去。翠珠的披帛垂进了水中,似一小碟染料,与那涟漪交织着,染绿了一片山水 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