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穆清

写给一个朋友文

山神

      在这深山中,有一棵巨大的松树。阳光懒洋洋的泄在树叶的缝隙中,照在一个侧卧在巨石上沉睡的少年的脸上。

      少年从梦境中醒来,他感受到渐渐温暖的日光,伸出双手挡了挡眼前的日光,而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。长生揉了揉眼睛,他伸了伸懒腰,一只小蝶似与他戏耍,在他身旁欢快的飞了几圈,而后轻轻地落在他的鼻尖,轻扑着双翅。

     初春的风轻轻拂过松枝,树叶相互摩擦,发出沙沙沙的声音,入耳舒适且令人安心,鸟雀叽叽喳喳,吵个不停。预示着春的到来。

     长生刚刚醒来,头脑还有些混沌。长时间的睡眠让他醒来时感到些许不适,他睁开双眼,碧绿色的眸子还露出少许迷茫。他迷糊了一会,鼻尖的小蝶慢慢的转移了他的注意力。小蝶拍打了一小会翅膀,突然扑翎的飞开。长生吓了一跳,混混沌沌的感觉也被吓得烟消云散,他这会总算是清醒过来了。
春天到了。

     万物复苏。
     冬季被大雪尘封在土地里的种子开始苏醒,它们挣开了最后一层保护,舒展着嫩芽。大地上的冰雪开始消融,化作一道道细细的水流,缓缓的流入水面上还浮着几块冰的溪流。溪流中隐有小鱼在嬉戏,灵动多姿。刚解冻溪流寒气还未完全消散,化作一缕又一缕的白烟,缓缓的飘向天空。

     他还记得寒冬来临时,那万物枯荣的模样。耳边仿佛还停留着寒风的呼啸,冰雪化作一席雪白的,极厚的被子,将他裹住,他便任由着睡意将他带向梦乡,直至春风吹过,他才从梦中苏醒。

      长生抬头看了看天空,惧冷的鸟儿已经从遥远的南方在慢慢的飞回来,长生数了数,有大雁,野鸭.......长生还在慢慢数着鸟儿,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巨大的爆炸声,把长生吓了一跳。乌黑的硝烟从爆炸处缓缓升起,巨大的爆炸声惊起一片鸟雀,噼里啪啦的朝四周逃散去。

     长生心里一惊,他连忙站起来,朝着爆炸源望去。

     风捎来了硝烟的气息,呼呼的风声似乎在叹息,长生闻了闻,风中似乎还夹杂着些许血腥味。似乎不太对劲,往常就算是有人来深山中开矿,也是极少数和动作极小,绝不会像今天这样,带着令人不安的气息,长生感到莫名的烦躁。深山中的人们敬畏着山神,外人就算是进山开矿,人们也会对其郑重警告,勿扰山神。

     长生是这座山的山神。他守着这座山的春秋四季,守着这座山的人。从种子萌芽到抽枝散叶,直至开花授果,鸟兽陪着他,风雨伴着他。人们敬畏着他,每当春祭祀之时,秋季丰收之际,山民总会在山脚为他奉上鲜花瓜果。告诉他新生婴儿的名字,祈求他的祝福,他总会引几只彩蝶绕着小婴儿,并在他们的额前轻轻落下一吻,以示来自大山的祝福。

     风中的血腥味越来越重,长生越来越不安。他一跃踏上风的尾巴,踩着细风,在来往的风流中穿梭,鸟雀随着他,扑朔着翅膀。长生愈发烦躁。

      入眼是血.......满地的血!往日一片安静祥和的小山村,如今已了无生机。人们倒在血泊之中,幼小的孩儿胸前尽是孔洞,孩子的嘴微微张着,手伸向一位倒在不远处的妇人的方向。四肢残骸遍地散落。人们脸上还流露着恐惧和不甘。长生颤抖着双手,轻轻抚上一个老人睁开的双眼,长风呼啸着,雨水冲刷着地面,长生捡起地上的一块手帕,手帕上染红了鲜血,几句日语绣在手帕的一角,上面还有绣着一家人,在畅言欢笑。长生沉默着,拿着手帕,踏着血红色的雨水,走进了深山中.......

       风依旧在哭着,雨依旧在下,不再是绵绵的细雨,雨变得狂躁,凶恶的拍击着山脚下的帐篷。

        “私は報告し,最近雨が急に降って,その日の行軍はどうか?”(报告,近日雨势骤大,是否连夜行军?)

     “先原計画”(依原计划。)

      “わが軍は山の山ほど、土石流に出会い、支援を要請 しています!”(我军在越山时遇到泥石流,请求支援!再次重复,请求支援!)

评论(1)

热度(3)